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教育 > 教育要闻

2019年职场妈妈生存状况调查报告

来源:  作者:   2019-05-10 09:31:18
A+A- |举报纠错

  职场妈妈心态平衡,已婚未育女性处境最尴尬

  职场妈妈事业信心3.29,已婚未育女性最悲观且自我认知最高

  生育让女性错失事业良机,但职场妈妈依然保持斗志

  职场妈妈平均每天投入家庭3.17小时,累并快乐着

  养娃太贵不敢生二胎,职场女性呼吁更人性化的福利制度

  生娃不再是女性必修课,24.8%的未婚女性接受非婚生子

   ——《2019年职场妈妈生存状况调查报告》

  随着知识经济趋势的发展,女性在劳动力市场参与度和存在感越来越高,但生育负担仍是她们职场路上前进的一大阻碍。“职场妈妈”群体不得不通过孤军奋战在生存夹缝中蜕变升级,她们又是怎样胜任家庭和社会赋予她们的双重身份的呢?

  适逢一年一度的母亲节,智联招聘针对职场妈妈人群的事业和生活状况以及职场女性普遍的生育观念进行了一轮调研,共回收有效问卷8739份。调研问题覆盖职场女性的事业信心、工作及生活状况、面临的困惑和挑战以及生育观念等方面,全面剖析了职场妈妈及广泛的职场女性所处的社会和职场环境,以及观念上的转变趋势,以期推动社会关注和改善这一群体的工作生活体验。

  重要发现:

  职场妈妈心态平衡,已婚未育女性处境最尴尬

  职场妈妈事业信心3.29,已婚未育女性最悲观且自我认知最高

  汽车制造和贸易批发行业的职场妈妈事业信心高,职级与事业信心成正比

  职场妈妈被家庭拖累,已婚未育女性晋升无门

  生育让女性错失事业良机,但职场妈妈依然保持斗志追求独立

  职场妈妈加班最少,工作斗志最强

  职场妈妈拒当家庭主妇,与时俱进追求独立

  职场妈妈舍弃享乐,all in家庭,累并快乐着

  职场妈妈业余时间全身心投入家庭,每天平均3.17小时

  职场妈妈扛起养家负担,收入主要用于抚养和教育子女

  近8成职场妈妈参与带娃,生活满意度最高

  养娃太贵不敢生二胎,职场女性呼吁更人性化的福利制度

  已婚、已育女性平衡有道,未婚女性分身乏术

  养娃成本高,二胎可望不可及

  职场对妈妈不够友好,呼吁更人性化的福利和制度

  生娃不再是女性必修课,未婚生子也未尝不可

  

  一、职场妈妈心态平衡,已婚未育女性处境最尴尬

  1、职场妈妈事业信心3.29,已婚未育女性最悲观且自我认知最高

  在广泛大众的直观判断中,职场妈妈生娃后重心会向家庭倾斜,事业自然让位,但本次调研结果显示,相对于未婚女性及已婚未育女性,职场妈妈事业信心指数为3.29,略高于职场女性整体的事业信心指数, 3.28。事业信心指数代表个人对自身职场发展的信心,其中事业信心指数最低的是已婚未育女性,仅3.12。

  与事业信心指数的趋势一致,信心最弱的已婚未育人群对升职不抱希望的比例最高,占40.6%;其次是职场妈妈人群,对升职不抱希望的比例为39.5%;未婚人群最乐观,对升职不抱希望的比例仅为30.4%。

  在工作上,职场妈妈自我认可评分为3.61,在职场女性群体中分值最低,可见,虽然她们对事业前景的信心不差,但对自己的工作表现仿佛不太满意,自评环节中,已婚未育女性自我认可度最高,评分为3.69,通过对比,已婚未育女性的外归因心态比较突出,虽然对事业的发展的期望值不高,但对自己的表现却满意度较高。

  总体而言,职场妈妈们在整体的职场女性人群中不管是对未来发展,还是对自身的评价,都不是最悲观的,最尴尬的反而是已婚未育人群,她们一边在外归因的情绪中怀才不遇,一边在丧失信心和希望的过程中暗自焦虑。在现实生活中,性别歧视的现象仍不鲜见,其中感受最深的也是这一群体,已婚未育女性不论是在求职过程中还是面对职场晋升机会时,都很有可能受到“隐形歧视”,生娃产生的一系列时间成本和福利支出对企业来讲都是风险和负担,间接影响到这一群体的发展权益。

  2、汽车制造和贸易批发行业的职场妈妈事业信心高,职级与事业信心成正比

  不同行业对职场妈妈体现出对事业信心的差别不大,从数值上看,汽车制造业及贸易批发行业的职场妈妈们对事业信心指数较高,服务业对职场妈妈事业信心最低,服务业普遍自由时间少且劳动强度大,工作的心酸加上养娃的压力势必影响妈妈们的事业信心。

  从不同职位的职场妈妈对事业的信心和对自我的评价来看,职位越高,信心越足,对自己的表现也给予更多积极的自我认可,而职位较低的职场妈妈们要在突破晋升“天花板”方面承受承受更多压力和挑战,导致自信心受挫。

  3、职场妈妈被家庭拖累,已婚未育女性晋升无门

  虽然当前的职场环境对女性的晋升和发展依然不够友好,但不同婚育状况的职场女性面对的晋升挑战却各有差异。调查结果显示,职场妈妈认为晋升障碍主要源于“照顾家庭,职场精力分散”这一因素,占比42.8%,与其他职场女性群体相比较为突出;已婚未育女性认为“处在婚育阶段,被动失去晋升”的因素是影响晋升的主要原因,57.1%的受访者选择这一选项,显然,在面对升职机会时,随时有生育风险的已婚未育人群正在因为不公平的晋升制度而遭遇事业低谷;未婚职场女性则主要将晋升障碍归结为“公司提供的晋升机会有限”这类外部因素,还有48%的未婚女性认为晋升障碍来自于“个人能力和经验不足”,未婚女性平均年龄低于另外两个群体的职场女性,职场经验和能力积累有限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素。

  对于未来三年的职业规划,职场女性群体普遍选择了“可以独当一面,接受更多工作挑战”,女性整体自强追求独立对态度彰显,但排在第二顺位的追求却产生了分歧,未婚女性更侧重“明确职业发展路径”,已婚未育女性及职场妈妈则更侧重“职业趋稳定,侧重家庭”,显然结婚生子这一人生阶段对时间和精力的平衡提出了更高要求。

[1]  [2]  [3]  下一页  尾页
[ 责任编辑: 张明超 ]

相关新闻
胶东在线版权所有

网站简介网站地址标识说明广告服务联系方式法律声明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